请转到http://iMath.cnblogs.com

■■■■■■■■■■本博客打算放弃,请转到http://iMath.cnblogs.com

无论哪种学问,都起于事实的观察而成于思想的贯通.教育要培养的是能够进行独立思考并且不受外界影响而有自己感悟的人.对学生进行思想能力的训练,才是教育的最重要任务.教育的最后目标在于完善人格.丰富的知识是完善人格的必要条件,在追求知识之外,还要服从道德定律.道德定律与宗教规律不同,不能盲目信仰,要在实践理性中不断反省思索.朱言钧针对当时学校教育中注射式教学方法的缺点,大力提倡苏格拉底式的讲学方法(产婆术).他认为:“教师的责任,不在灌输已有的智识,却在指示如何获得智识的途径.教师对于学生,除因势利导,唤起兴趣之外,必竭全力训练他思想的能力,破除他固有的成见,纠正他思路的错误,使他自动提出问题而自加以解答,如是或者可以略救注射法之弊而人之才庶有养成之望”

事实与思想①的整合.自然科学应从事实出发,但不能仅以搜集事实为满足,必须在搜集事实之余,以解释事实及推测事实为其最重要的任务.观察和搜集事实属于实验科学的范畴,建立理论用以解释事实,推测事实属于理论科学的任务.实验科学是理论科学的基础,没有理论科学则使实验科学失其效用.但事实如果没有思想的整理则如一盘散沙,思想若没有事实的根据则是空想,两者相互依存.“自然现象,初视之似为散乱无章,细审之,其间实有一大理之贯注.”[5]我们建立的种种理论,使得纷乱的事实变得系统,而后将这些定理归于最后的少数定理中,由最少数的原理推得一切自然之理.这少数的原理,以质论之,必须普遍与简明;以量论之,必须减到最小限度.由此,将自然界的必然现象变为思想界的必然推论,这是对散乱无章的自然界中有一贯之理的认识.朱言钧认为“最近之自然科学,虽尚未足以语此,然其向此种趋势发展,则为极显明之事实.此种趋势,吾无以名之,名之曰自然科学之数学化.”[4]数学是以少数原理为基础,数百条定理都是由少数原理推出的,其内容真实,系统森严.自然科学的职志,就是要在散乱中求统一,所以必须找到一个能够统驭自然界的原理,使得众多智识有一个精严的系统,从这一点来讲,自然科学的发展其实就是以数学为鹄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e544490102vw16.html



评论

© 请转到http://iMath.cnblogs.c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