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转到www.cnblogs.com/iMath/

■■■■■■■■■■本博客打算放弃,请转到www.cnblogs.com/iMath/

中国数学界最伟大的大师只有陈省身、华罗庚和周炜良,应用数学家则有林家翘和冯康,周、林两位学者长期在美国,不能够代表中国。

本论文讲述了点是否是组成线段的元素、柯西的微积分理论的时代发展意义、极限定义造成的学习难度等问题

A COGNITIVE ANALYSIS OF CAUCHY’S CONCEPTIONSOF FUNCTION, CONTINUITY, LIMIT, AND INFINITESIMAL,WITH IMPLICATIONS FOR TEACHING THE CALCULUS


https://arxiv.org/ftp/arxiv/papers/1401/1401.1468.pdf

对数学机械化的了解摘要截图

http://vdisk.weibo.com/s/akjanYJ5sop1M

Surjection, Injection and Bijection

http://www.mathsisfun.com/sets/injective-surjective-bijective.html


"Injective, Surjective and Bijective" tells us about how a function behaves.


都是, many-to-one ,定义域(A)里不可能有漏掉的元素,都要用上的,值域(B)里都可以有空缺

Injective A中的每一个元素        一对一  ...

实数的连续性及其和数轴上点的一一对应

http://wenku.baidu.com/view/4c6e86dbfe4733687f21aa03

数学物理期刊

http://intlpress.sinaapp.com/

生日的可能性问题

摘自《费马大定理:一个困惑了世间智者358年的谜》


最违背直觉的概率问题之一是关于共有生日的可能性问题。假想有一个足球场上运动员和裁判一起共 23 人。那么,这 23 人中的任何 2 个人有相同的生日的概率是多少?23个人,而可选择的生日有 365 个,似乎极不可能会有人共有同一个生日。如果请人估计这个概率是多少的话,绝大多数人恐怕会猜至多是 10%。事实上,正确的回答是刚好超过 50%—这就是说,根据概率的测算,球场上有 2 个人有相同生日的可能性比没有人共有生日的可能性更大。

出现这么高概率的原因是将人们配成一对对的方式的总数总是大于人的总数。当我们寻找共有的生日时,我们需要找成对

It is Not about answers, BUT about reasons, explanations, stories human beings can tell to each other about why this number and not another.

我对“芝诺悖论”的理解(My understanding of Zeno's paradoxes)

首先来说说芝诺悖论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常庚哲与史济怀合著的《数学分析教程》P55里的叙述,但实际上他们陈述的只是“芝诺悖论”的一个变体罢了,不过实质未变,接下来我说说自己对这个“变体”的理解,我希望你能从中“挑刺”,这正是我所希望的,谢谢!

首先要强调一下:上面这本书后面的解释我认为有一定的道理,但还是不能让我“十分”信服,所以才会有了这篇文章。

当大多数人认为这个悖论“有理”,即“不可到达”有道理的时候,实际上他们的思考都还限制在“有穷(或有限)”的世界里——当他们认为赛跑者不可到达的时候他们无形中就已经把赛跑者跑了的路程限制为“有限段分割之和”,而“有限”怎么可以和“无限”相比呢...

© 请转到www.cnblogs.com/iMath/ | Powered by LOFTER